手機端
當前位置:倆族網 > 國內新聞 > 社會新聞 >

深圳城中村拆遷怎么回事?深圳白石洲拆出多少億萬富翁

《每日經濟新聞》10月26日報道,白石洲,深圳核心城區目前最大的城中村,高峰時期,0.6平方公里的面積上住了15萬人,被稱為“深漂第一站”。今年6月30日,這里的搬遷補償安置簽約正式啟動,過去三個月,已有數萬人被迫搬離。

到10月,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探訪發現,白石洲已過了集中搬家期,但村里的窄巷中依然有不少正在離開的人,他們將堆放在門口的大包小包,往小貨車里搬運。

8萬租客,將在三年內從這座“庇護所”里被陸續疏散。而業主,則會在別處迎接他們嶄新的回遷房。

深圳最大城中村拆遷,但一夜造富的故事只是傳說

白石洲已被拆掉的沙河小學 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甄素靜 攝

自2005年起,白石洲就傳出要舊改。14年來,白石洲流傳的拆遷神話很多,但一夜間誕生億萬富翁的故事卻并非真實存在。億萬富翁本就是億萬富翁,漂泊的人還在漂泊。

拆遷,這次是真的

附近的朋友已陸陸續續搬走,但提起要離開,在白石洲居住了十幾年的茶葉店老板陳鑫,仍不太能接受,“十幾年前就說要拆,沒想到這次是真的。”

在塘頭村狹窄街巷里,陳鑫開了一間茶葉店,兼賣煙酒,與茶葉店相鄰的,有雜糧鋪、菜店和肉魚檔。一條幾十米的街巷,各類商鋪構成一個了小小的城市生態。

雖然被房東通知月底前要辦理,陳鑫店里商品仍原樣陳列著,他沒心思收拾,因為不知道該搬到哪里。第一次見面,他坐在電腦前看恐怖片,說是為了暫時忘掉要關店的煩惱。

“四月的時候就聽到了拆遷的風聲,我還去周邊看了別的店鋪,但沒有租。”陳鑫說,“但轉眼六七月大家都被通知要搬離的時候,轉讓費突然多了小二十萬,租不起了。”

如陳鑫所言,白石洲拆遷傳聞虛虛實實了十幾年,某種程度上,麻痹了長居于此的租客們。

這些年間,仿佛每一次公告和新聞都被有意放大,但起初大家還會興致勃勃地討論,久而久之卻變成了見怪不怪。

官方數據顯示,白石洲北區四村自6月30日清租開始,原有居住人口8.3萬,人口持續減少。截至9月10日合計減少28731人。

深圳最大城中村拆遷,但一夜造富的故事只是傳說

簽約后清空交付的民房,被貼上了醒目的黃色封條 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甄素靜 攝

白石洲官方回復稱,整個項目的簽約及搬遷工作全部完成跨度時間會較長,租戶也會跟隨業主的簽約進度搬遷,以避免造成8萬多業主及租客全部在短時間內搬遷的情況發生。

但時間跨度再長,也終究會有離開的那天。所幸的是,在深圳打拼了十幾年的趙鑫一家,已經將房子置在了惠州。“茶具、茶葉瓶瓶罐罐很不好打包搬,到時在村里租個沒簽約的倉庫放,如果實在找不到地方,就拉到在惠州買的新房子里。”而此前,只有寒暑假和周末時,他們才會帶著兩個孩子回到惠州的家。

深圳最大城中村拆遷,但一夜造富的故事只是傳說

部分樓棟租客還未搬走 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甄素靜 攝

集中搬離的那段時間,未拆的房源成了緊俏貨。沙河街那邊拆完,京基百納后面的房租就開始大漲,兩千五的兩居迅速變成四千多。

七月初,在科技園上班的90后揚子將自己租住的大新村房源掛了出來。“晚上六點發布,九點就被人秒租,轉租的人連房子都沒看,線上轉了押金給我。”

來自陽江市的信宏,在白石洲住了十幾年。九月底,他連著店鋪和裝修工具,全部搬到了寶安。“離白石洲越遠,租金受影響程度就越小,我沒有小孩,不用擔心孩子上學問題,不用去搶租附近房源,所以搬遠點也無所謂,這樣同樣兩千租金,還能租到兩房一廳。”不過搬到寶安后,他的生意受到了很大影響。

房東們也向底商下達了最后清租通牒。進村主路上的韓都尚品、大型賣場和黃金店都貼上了大大的清倉廣告。伊卡斯妝品店里,搬家工人們將卸完了的貨架,堆放在門口三輪車上,準備搬走。

深圳最大城中村拆遷,但一夜造富的故事只是傳說

房東下達的限期搬離通知書 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甄素靜 攝

分享至:

社會新聞特薦

六合彩公式规律